返回首页

大唐移动邹素玲:欢迎网络“白盒化”,但推进要稳步谨慎

观点北风│文

无线网络是基于传输网络之上的无线功能处理,无线功能比单纯的传输功能复杂很多,能满足商用化的“白盒化”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网络“白盒化”可以让网络硬件与操作系统解耦,让运营商获得更加开放、灵活的网络管理能力,能更低成本部署网络,因此得到运营商的青睐。但是,硬币的另一面是网络“白盒化”面临运维等多方面挑战。那么,在5G来临、网络重构大背景下,电信设备商到底如何看网络“白盒化”?中国信科集团旗下大唐移动基站系统首席专家邹素玲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及分析。

无线网络“白盒化”是一个漫长过程

“白盒化是一种基于设备架构和接口开放导致产业链分工重组的革命性发展思路,技术基础是架构划分统一、接口标准化和开放、软硬件解耦等,在某些产品和场景解决方案中有技术合理性。”谈及大唐移动眼中的白盒化,邹素玲首先如此表示。

而作为设备企业,大唐移动对技术上的创新持欢迎态度,但建议业界在“白盒化”的产品化与实际部署上,要谨慎稳步推进。“白盒化”的关键是满足真正可规模商用部署,提升网络价值,降低网络成本。

目前“白盒化”已从数据中心的服务器、交换机等领域,向无线网络扩展的趋势。对此,邹素玲表示,无线网络功能实际是完成了用户终端与无线网络发射点之间的网线功能,具有高实时性和高带宽要求。由于无线环境的多变性性(频段/带宽/移动速度等),无线需求的差异性(速率/时延/可靠性等),无线功能比较复杂、标准多样,还在不断的发展完善中,接口难以实现标准化。

无线网络是基于传输网络功能处理之上叠加了无线功能处理,无线功能比单纯的传输功能复杂很多,有很多无线算法专用的数据处理加速需求,比如LDPC编解码、ZUC加解密等无线算法,其“白盒化”还有较长的路要走。5G标准是一套涵盖多种应用场景的标准,标准非常灵活,针对不同应用场景,参数集需要重新定义,不同参数集意味着不同的帧结构,4G可以看作5G的一种参数集配置,5G标准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各国都在抢占5G部署先发优势,时间比较紧迫,主流运营商网络的复杂性决定了5G网络建设必然考虑产业、建设与运维模式的延续性。所以邹素玲强调,“白盒化”是一个长期逐步演进的过程。

如果无线标准稳定,性能要求低一些,“白盒化”会比较容易,比如类似WLAN设备,射频指标要求低,设备更新换代采用替换方式。如果技术演进速度比较快,接口通常随着功能需求而变化,IOT的难度大,各厂家之间存在利益冲突,难以开展白盒化,实际部署则需要由具备系统集成能力的厂家负责。如果强行白盒化,网络建设、升级维护面临着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出现问题难以找到唯一责任主体,需要运营商负责系统集成,最后要求运营商具备设备开发能力。

白盒化意味着产业格局的调整。在市场格局没有确定之前,大家都想成为赢家,产业链很繁荣,到一定阶段,市场竞争会导致很多厂家退出,市场逐步被垄断。最终的赢家是有芯片优势的厂家。运营商和芯片厂家最积极开展白盒化,运营商希望降成本,芯片厂家希望直接提供基于自家芯片的软硬件方案,软件封装成API接口给设备厂家,降低设备开发门槛,扩大市场容量。其白盒化方案意味着绑定了自家芯片,同时通过白盒化进程不断地将更多芯片内部设计关联的功能控制在芯片厂家手中,更多的核心技术被芯片厂家控制,提升话语权和控制力,降低设备厂家利润。跟通用服务器市场类似,好像有很多服务器品牌可以选择,但服务器的核心芯片都被intel垄断,服务器价格主要由X86价格决定,服务器环节利润微薄,利润都被芯片厂家吸走。

基带功能难以采用通用处理器NFV化,即使能采用,其设备集成度跟专用处理器集成度差异非常大,比如现在4G 2U高的BBU设备可以支持到18到36个8通道小区,而基于通用服务器的基站在集成度、功耗方面差距巨大,难以商用。基于通用服务器的基站适合用于高校和一些研究机构开展无线技术研究使用,也可以用于非常小容量局部应用。但批量商业部署一定是追求性价比的,要求高性能/低功耗/低成本。

对于如何推进无线网络“白盒化”,邹素玲认为,一方面无线网络“白盒化”可以先从小基站设备开展,因为小基站性能指标要求低一些,比较关注成本。如果运营商要求设备具备不断升级演进能力,则小基站“白盒化”会很困难。

另一方面,部分无线网络中心设备有白盒化可能性,比如北向网管/核心网的控制网元设备,需要基于完全开放和标准化的接口,推动开源组织开发开源代码,有“白盒化”的可能。但邹素玲也指出,开源组织中的代码没有绝对的开源。通常开源开放的都是接口层面,涉及到核心软件功能,企业都通过库等方式调用。这些核心功能都被此方面有利益诉求的厂家控制。

大唐移动积极跟踪技术发展

目前运营商成立了ORAN组织,在推动接口标准化、软件开源化以及硬件白盒化,相关规范还在研究中。由于无线标准的不断演进,网络接口需要不断升级更新,产品IOT层面完全标准化难度比较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大唐移动又是如何发展“白盒化”?“大唐移动一直跟踪相关技术,目前未进入产品化阶段。”邹素玲介绍,大唐移动聚焦无线设备开发,认为在无线网络设备领域的“白盒化”,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大唐移动目前在基站侧没有‘白盒化’的计划,但会参考标准接口进行开发。网管和核心网设备是基于通用服务器平台开展,可以说硬件是‘白盒化’的。”邹素玲介绍。

据介绍,影响大唐移动全面推进网络“白盒化”的因素有多个,并不仅是产业格局的考虑。首先,如上所述,无线网络复杂性、标准演进性都要求很高,“白盒化”落地难。

其次,基站是分布在全国各个站点的重资产设备,包含射频/基带/协议等方面的功能,设备的性能和功耗要求高,射频和基带都需要专门的硬件处理,占据了主要的成本开销,基站方案和接口差异化大,难以标准化。

最后,白盒化需要运营商具有很强的系统集成能力。设备之间、设备各个功能模块之间的集成,要做到真正可商用级别,需要运营商消耗大量的投入,基本相当于运营商要自己建立开发团队。每个运营商建立自己的开发团队,长期投入产出不合适。

从上述分析看,大唐移动希望在现有的工作中,有效帮助运营商提升网络价值、降低网络运维成本,也会紧密跟踪“白盒化”技术创新的发展趋势,参与ORAN的技术和标准研究,及时跟进标准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