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G&IoT大潮中,通信老兵大唐移动的新战略

专题策划鲁义轩│文

网络升级的最终目的不是网络本身,而是让ICT产业链激发出更具创新的应用。大唐移动总裁马建成接受通信世界全媒体采访时强调:我们要大张旗鼓做5G、IoT,立足主设备研发创新以及产业链合作,实现设备商角色向服务提供商角色的转变…谁对纵向行业理解更深,谁就在IoT上更有机会。

2017上半年美国、韩国运营商纷纷出台了面向商用的5G策略,蜂窝物联网技术在多个垂直领域发挥出明显作用,种种因素都刺激着国内产业链在5G试验和IoT试点上的推进速度一再加快。

近日我国公布了首批5G外场测试试验网建设城市,涉及宁波、上海、广州、苏州等,外场测试进一步加快。同时,5G二阶段的试验也逐步进入“下半场”,设备已开始与多家仪表仪器企业的测试仪表对接,进一步验证5G方案的互通能力和商用能力。

但网络升级的最终目的显然不是网络本身,而是让ICT产业链激发出更具创新的应用。在此趋势下,在4G-5G产业链上相对低调的大唐移动也在5G/IoT上越来越高调,发出“向ICT服务与行业信息化变革”的口号。

日前,大唐移动总裁马建成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是的,我们要大张旗鼓做5G、IoT,立足主设备研发创新以及产业链合作,实现设备商角色向服务提供商角色的转变。”

马建成提到大唐移动的创新变革有三大支点:一是踏实做好现网4G服务;二是加大5G投入,加快技术成果和产业结果转化;三是依托对各行业的深入了解,扎实做好物联网。

抢滩5G,需要一身硬功夫

此前不久,大唐在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第二阶段测试中,基于北京怀柔外场测试环境,启动了3.5GHz 频段5G外场速率与覆盖能力测试、宏基站和密集覆盖小基站之间的切换,以及针对未来融合组网的覆盖对比,标志着5G测试进入系统验证阶段。此外,大唐还携手产业链伙伴启动了大唐5G产业合作伙伴计划,成立了5G无线网络与应用联合创新实验室,积极构建5G产业生态圈,在推进5G产业化进程中又走出了重要一步。

马建成提到,在5G时代,TDD技术将发挥更大作用。因此,大唐围绕5G的核心场景,在创新技术和产业生态两个方面也做了完整的规划。

据马总介绍,在技术创新方面,2016年初大唐就已推出了完整的5G技术验证平台,采用业界规模最大的256有源天线阵列,在3.5G频段(100MHz带宽)完成4Gbps速率的展示。目前大唐已经形成以“大规模天线、非正交多址、超密集组网”为标志的5G核心技术,并在此基础上完成了5G新空口的架构和参数设计,形成了完整的5G系统方案。

同时,大唐还在积极参与5G标准化工作,是5G推进组IMT-2020、ITU、3GPP等标准化组织的核心成员,在5G系统设计与帧结构、大规模天线与MIMO、新型技术(新波形、新编码与新多址等)等重要方向都有成果进入到标准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目前正在进行的5G二阶段系统性能验证测试中,大唐已经开发了增强的5G预商用设备,支持5G新空口的全面验证,设备形态、体积、重量、功耗性能都有大幅提升,目前已经进入集成阶段。

后续大唐将逐步开展低时延高可靠、低功耗大连接等更多场景的测试,并将在年底形成5~7个站的小规模网络环境,支持后续的组网性能验证。

在产业布局上,大唐在系统设备、仪器仪表、芯片、安全等方面均已启动开发工作;同时在AR/VR、车联网、物联网、工业控制等业务应用方面开展跨行业合作,打造了上下游生态环境。例如在车联网领域,大唐已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运营商,一汽、长城、上汽等汽车企业,以及重庆汽研院、信通院等行业管理部门等达成了合作。

5G巨大的前景,对产业链也意味着巨大的投入。马建成表示,目前5G研发已经占到大唐移动总投入的至少25%,刚刚“15岁”的大唐移动要扛起这面大旗,投入的不仅是研发资金和精力,还有高精尖人力的盘活利用。

深挖4G网络价值仍是重头戏

“如果说4G是今天,那么5G就是不久的明天,今天的成果是明天发展的根本。4G依然是大唐移动的主战场,在投入和人员配备上依然占据大唐移动总投入的一半,这也是大唐为5G打造坚实发展条件的出发点。运营商必须在成熟的4G市场基础上,来探索5G的网络能力和应用。”马建成说。

谈到5G的研发,马建成同时强调了大唐移动目前在4G上持续发力的原因。

尽管业界人人都在探讨5G,但落实到用户体验这个最根本的考核目标上,现有4G网络在各种场景下的覆盖、速率、上网流畅度、语音清晰度等,仍然是运营商维持网络高可靠度、高质量的关键。因此,运营商的4G网络建设、维护、深度优化的步伐也一直没有停。

马建成强调,运营商4G网络的深层次优化建设、扩容都需要更加精准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来支持。例如3D-MIMO、灯杆基站、多模多频产品等,这些方面均需要较大的投入。在网络优化方面,传统路测等方式也逐渐被新技术代替。

在这样的趋势下,大唐移动也在积极改变自身的设备商角色,在设备销售、网络优化维护与服务方面增强了品牌能力。

在4G网络优化服务方面,马建成举例介绍,大唐移动打造了全方位立体覆盖综合解决方案,通过“宏站+微站+皮站,硬件+软件”的多形式组合,打造三层覆盖网络,帮助运营商快速、精准、低成本地解决LTE覆盖难题。针对不同场景的覆盖难题,大唐移动综合应用仿真评估、MR数据评估、优化评估、综合指数评估等不同手段,也给出了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同时,针对TDD/FDD融合趋势,大唐移动在产品设计上实现了现有BBU资源支持TDD和FDD资源共享;分布式皮站支持GSM+TDD+FDD多频多模;一体化皮站支持2G+4G、TDL+WIFI/GSM/FDD融合多模等。

“5G技术4G用”已是明显趋势

进入“后4G时代”,运营商一方面对4G网络进行精细化运营,一方面试图将一些被划为5G的新技术尽快应用于现网,进一步提升现网性能。这也是大唐移动提早考虑到的,据马建成讲,大唐移动已将3D MIMO、载波聚合、高阶调制等感知提升技术逐步引入到现网,除了提升网络性能更可使传输速率实现大幅度增长。

其中,3D MIMO是5G Massive MIMO技术提前应用于4.5G的一个重要特性。自2015年开始,大唐移动着手启动3D MIMO商用设备的研发工作,目前商用产品已经在山西现网试点应用,并通过移动研究院测试,即将投入中国移动五期TD-LTE网络建设应用中。

针对MEC这个4.5G中的典型技术,大唐移动也在多地开展了试点。其中,在北京某办公楼就部署了基于大唐移动一体化皮基站的MEC系统,集成了视频类、信息化类、公共服务等一系列应用,可为企业客户提供“局域网”式的业务部署方案。

IoT竞争:抓住应用的最核心需求,才是竞争的关键

在大唐移动这个“通信老兵”的战略规划中,物联网也是重点市场之一,而且马建成对大唐移动在物联网市场中的竞争非常有信心。

问其原因,马建成坦言,IoT需求是碎片化的,几乎每个行业、每个企业客户都有其不同的需求和特点。但大唐移动的独到之处在于:一,对移动通信各种接入模式有深入了解;二,对信息安全有深厚积累,在加密技术、密码通讯等方面已有强实力,可靠的技术实力将直接决定物联网的内容安全和网络安全;三,大唐移动有央企背景,对公安、军队、政府等特殊领域,大唐移动都有长期合作和了解。

“物联网的技术、产品、终端等,一切服务于应用,应用才是企业竞争力的抓手。”马建成总结。

目前大唐移动与运营商已开展了多地NB-IoT试点,并且以模组产品为代表,与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无线抄表、车联网与智能汽车方面实现了应用。

例如在智慧城市方面,大唐移动就在全连接(以智能灯杆为载体的产品第一层产品连接,以超级网关为载体的第二层接入连接,以应用平台为载体的第三层业务连接)基础上,以生态合作模式(特别是个性化的应用业务开发),形成“设计+科技+文化+运营”四位一体智慧城市解决方案和系统集成能力,在山东济南、威海、广东佛山和湖北嘉鱼等地已展开了智慧城市业务部署。

正如马建成所说,除了技术和配套设备,抓住物联网应用的最核心需求,才是竞争力的关键,这也是大唐移动深入垂直行业企业中,做了大量研究和探访的目的。

“谁对纵向行业理解更深,谁就在IoT上更有机会。”